链界社区:公链之殇——公链生存现状

前言

10月25号的晚上,在各种社群看到很新华网的文章,激动的四点多才睡着。在那一刻感觉到自己真的参与了区块链大热潮,我好像看到海水在我面前,一条宽广无尽的大道等着我去。

行业的狂欢和整个社会的热论后,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随着央妈对各地有币区块链的高强度监管,区块链、数字货币一夜之间从“风口”变成了“枪口”。巨大的落差让我感到恍惚,刹那间、我才意识到冬天这次真的来了。

公链和联盟链区别

《链界社区:公链之殇——公链生存现状》有激励机制、无需许可即可加入、节点权力平等、拥有足够的去中心化程度,这才是完整的区块链。然而联盟链没有基于Token的激励机制,加入需要特定权限许可,在“政治正确”的驱使下,联盟链被媒体和不明情况的群众一味鼓吹,价值被严重夸大。误导了刚了解区块链的大众,并扼杀了大家对创新的想象空间。

目前联盟链仅在使用“数学可验证”部分,在监管主体下,通过制度强迫他人上链,的确能有效的增加效率。但一但扩大协作范围,联盟的多个主体间存在既得利益冲突,协作是难以发生的,那么效率的增加就没有了价值。

正是在这种一味鼓吹联盟链的环境下,去中心化的区块链的真实价值才得以彰显。

公链现状

在2019年初,市场就有2万多条公链,只有200条公链是有价值或在继续开发推进的,公链的生存率不足1%,当时人们用“横尸遍野”形容公链的惨状。2019年本被看作是大浪淘沙后公链落地之年,然而却始终游离在热点之外,没有给人们带来太多惊喜。

2019年10月24学习会议之后,明星型国产公链突然表现很惹眼,上有国家政策支持,下有投资者拥簇。除了明星公链,还有一些中小型公链团队,也在寻找机会,抱上政府和企业的大腿。不过,对于曾怀抱改变世界梦想的公链团队而言,这依旧是一场充满挑战的自我抗争,找业务养团队活下去,还是执着于去中心化的星辰大海?

《链界社区:公链之殇——公链生存现状》国内公链大致发展思路为:2017年重发行通证,2018年建主网,结果到2019年后力不足。这一年,很多国产明星公链团队正在面临核心成员流失的危机。归结到一点,就是这些曾信心十足做公链的人对这件事失去了信心。从争抢百万TPS,到比拼DApp生态,再到现如今哄抢做Defi,公链在一波又一波的洪流中,早已迷失了自己的初心。

新的概念越来越丰富,但是公链的质量却令人堪忧。值得尴尬和唏嘘的是,公链还没有一套科学的估值模型,也就是市场对一条优秀的公链是没有概念的。

公链没有盈利模式

曾有人形象地设想过公链的结局:“我们得把路造得更宽一些,需要增加高架桥,还需要地铁和轻轨,有必要的话,磁悬浮也要加上。这时,一辆马车从远处咯哒咯哒地走来,路上却空无一人……”

公链的故事讲了两年,从扩容,到DApp,再到今年的Staking,至今尚未有成功案例。扩容方面,对标以太坊的EOS近日遭遇EIDOS羊毛党造成的严重CPU拥堵,离当年提出的“百万级别TPS”愿望依旧相差甚远。早期的DApp故事多是类比Android。一些明星公链,想模仿Android补贴早期开发者做生态,换来的只有一众羊毛党。

DApp变成了资金盘的盛宴,EOS成了菠菜挖矿的摇篮,TRX接过了EOS的接力棒,同质化严重。整个公链上缺少明星项目,除了USDT。ETH因而被调侃为USDT转账链,终于有了普通人可以理解的应用场景。

归根到底,公链未能找到自身独特场景,而其性能对于目前庞大商业场景的需求来说,还是太过脆弱。无论是性能、安全性和灵活性上,都远不及中心化系统。

《链界社区:公链之殇——公链生存现状》结语

如今的区块链领域,在资本热潮过去了,洗牌终将到来。生存的问题终于摆在了眼前,从技术到产品的过渡,所以还需要给公链更多的时间去不断地试错和发展。

显然,在这场潮流之中,公链项目要寻求自己的平衡点,一方面要抓住机会寻找政府合作以在落地中真正提升自己,另一方面也要坚定初心,有自己的技术和产品逻辑,创造新的时代需求。

点赞